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首页 » 电影动态 »

“硬盘女神”陈宝莲自杀始末,及背后毁掉她的亲妈和富商干爹

时间:2021-04-26 10:58:08

2002年7月31日晚,陈宝莲跳楼自杀的消息经媒体之口传至她生前活跃的香港及澳门地区。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意外的结局。

有名家曾在书中写,以美艳立世的女人,或许会厌恶自己的灵魂,甚至厌恶自己的生命,但绝不会厌恶自己的皮囊。定要寻一身好看的衣裳,以美丽的姿态同尘世万千告别。

只不过陈宝莲最后连自己的皮囊也顾不上,她只穿一件睡袍,双腿最先坠地,骨骼尽毁,连刚刚剖腹产过、还未来得及完全愈合的刀口也一同崩开,走的极不体面。

这是陈宝莲最后的反抗,她以自己的肉体和皮囊为脚本,为世人上演了关于她的最后一场“真人秀”。

陈宝莲离世后,她母亲公开了她仅留下的两条遗愿。

寻找孩子的生父。

“替我打电话告诉少爷,宝莲去了,要好好保重身体,宝莲临死一直爱他,我不许任何人诋毁他!”

陈宝莲

陈宝莲离世后,港台的电影公司开始争夺起她的“人生版权”。

经其母同意后,陈宝莲的传记电影在其去世19天后制作完成。

01

陈宝莲出生于上海,是家中的独女。

说起来陈宝莲也算是出生在半个文艺世家,她的父亲是博物馆的画师,外婆是旧上海滩的演员。

幼年的陈宝莲还未来得及感受家庭的温暖,父母就分开了。

母亲无暇顾及四岁的陈宝莲,将其扔给自己的妈妈,只身闯荡香江去了。

一直到12岁,陈宝莲都是在上海跟着外婆一起生活,12岁后,随母亲移居香港。

漫长成长过程中父亲及母亲角色的缺失,让陈宝莲极度渴望完整的家庭和来自至亲的关怀。

这样的渴望不断的推动着她,迫使她走上了一条几近癫狂的人生路。

网传陈宝莲外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末,是香港电影创收的巅峰。

各路资本在电影市场中冲锋陷阵,如何投入更小的资本、更短的时间,获得更高的票房收入,成为了各大电影公司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只有一类电影,能完美地包裹这三条近乎相悖的“原则”——三级片。

创收的高峰意味着市场的饱和,想当电影明星的新人不计其数,真正有电影可言的演员却永远只有那么几个。

1989年,叶子楣作为第一批“想通”的女演员,轻装上阵出演《聊斋艳谭》,一举斩获千万票房。

一夜之间,无数女艺人试图效仿叶子楣,以身体为利刃,为自己砍出一条上位的血路。

陈宝莲的妈妈看着荧幕上一个又一个爆红的女艺人,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腕如凝霜人似月,实在是个顶尖的大美人。

陈宝莲

次年,陈宝莲妈妈做主,替17岁的陈宝莲报名参加了亚姐竞选。

这并不是陈宝莲的妈妈第一次试图以陈宝莲的皮囊换取生活费,早在陈宝莲15岁的时候,高挑身材的她就已经在兼职做模特了。

可惜陈宝莲并没有在那届亚姐竞选中获得名次。

90年亚姐竞选是历届亚姐竞选中是非最多的一届,选手之间因为恶性竞争而产生的荒唐事屡见不鲜,导致这届亚姐竞选至今都被钉在耻辱柱上。

90年亚姐拿到最上镜小姐和最完美体态小姐的选手接受完采访回到后台之后,发现其他选手都黑着脸不理她,就连自己的私人衣服和内衣裤都不见了,她只好狼狈的和工作人员借衣服。

可见那届亚姐之黑暗。

亚姐竞选铩羽让陈宝莲没能拿到一份漂亮的艺员合约,但她独特的气质的近乎完美的身材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次年4月,有电影公司主动递合约上门,由于还未到陈宝莲18岁生日,她的母亲便代替她签订了电影拍摄合约。

到了拍摄片场陈宝莲才知道,这部电影有大量的裸露镜头,影片尺度实在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后来和陈宝莲合作拍摄过的艺人回忆说,刚到片场的陈宝莲一直在哭闹,不许任何人碰她。

一开始片方的人还好言相劝,因为她一直不愿意,片方的人也逐渐失去耐性,直接警告她合约已经签完了,她想拍也要拍,不想拍也要拍。

而这部电影,便是那部让叶子楣一夜爆红的《聊斋》的系列之作,足够大的尺度和足够多的裸露镜头不仅托起了叶子楣,也托起了陈宝莲。

这部作品上映之后,陈宝莲红遍香江,一步上青云。

那之后,电影公司乘胜追击,接连为陈宝莲打造了《我来自北京》、《五月樱唇》、《现代应召女郎》、《我来自花街》等电影。

从哭闹到麻木,在制品公司和母亲的助推下,陈宝莲被迫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却被披上了“艳星”大衣,成为了无数少年青春美梦中的“硬盘女神”。

02

王晶说,上个世纪香港电影三级片市场的繁荣,是因为台湾市场的疯狂。

台湾电影市场最疯狂的时候同时开了五条院线,这五条院线几乎都是放映的香港电影。

台资的疯狂将香港电影喂得足够肥腻,以至于后来香港电影的没落,也是因为台湾电影市场的崩盘,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聊好了。

那段时间,香港电影和“香港明星”对于台湾来说,代表着更高层次的追求。

1992年,台湾“四大富少”之一的黄任中通过一部又一部的电影认识了陈宝莲,虽未能见,心向往之。

这个黄任中,就是陈宝莲遗书中所提到的“少爷”了。

黄任中是有名的好色,他有句名言:“我人生就四大爱好:美女、美酒、跑车和豪宅。”

黄任中还有一句名言:“我色,但我敢公开色,绝不会偷偷摸摸的色!”

先前有新闻报道称,黄任中爱美人爱到专门置办了一栋豪宅与女弟子、女徒弟及各类美女同住。

豪宅中的无敌大床和泳池更是常年被各类报纸杂志编撰。

但早年小报的报道真假掺半,到底有没有这么一栋豪宅,豪宅中是不是住了这么多的美人,就无从知晓了。

黄任中(上排右二)

1993年,黄任中赴港参加商宴。席间人人都懂,要想哄的这位大老板开心,同他谈美女绝对不会出错。

谈着谈着就谈到了陈宝莲,见黄任中感兴趣,席间立马有人为黄任中引见了陈宝莲,随后双方留下了联系方式。

后来黄任中再次抵港,想约陈宝莲吃饭,不巧那天陈宝莲正在深圳工作,而且黄任中联系她的时候,距离她登台只有三四个小时了,陈宝莲只好婉言拒绝。

黄任中不肯罢休,只问陈宝莲,若是他有办法接她回香港,吃完饭后再把她送回深圳,保证不耽误她登台工作的时间,这段饭还能不能吃?

那时候的陈宝莲根本不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事,一口应下。

随后,黄任中将直升机开到陈宝莲下榻酒店的天台,“打飞的”带她回香港吃了顿饭,一来一会的,果然没费多少功夫。

陈宝莲和黄任中

只不过那时候的陈宝莲并不想和黄任中这样的富商有什么瓜葛,单纯的她还做着靠自己的努力脱掉“艳星”大衣的美梦。

94年,陈宝莲受邀在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饰演了一个美艳的女特务,虽然戏份不多,但模样实在是惊艳。

陈宝莲身上交织着一种冷冽又凉苦的矛盾感,实在是让人过目不忘。

说一句艳压同剧的港姐袁咏仪,真的不过分。

陈宝莲《国产凌凌漆》

可惜她运气不好,还没正经演两部戏身体就出了问题,子宫生水泡,不得不停工休养。

先前的工作经验让人们对陈宝莲充满了偏见,她进医院,那就是得了见不得人的病;她一进妇科大门,那就更不得了。

这条转型路还未来的及走,就被这场病堵了个扎扎实实。

停工半年后,一切又回到了陈宝莲最不愿意面对的原点。正儿八经的电影不敢冒险请她,找上门的制片公司依旧是那些“老朋友”。

恰逢90年代后期,台湾市场的崩溃、盗版影片的繁荣将香港电影压得抬不起头,就连市场和时代,也不肯给陈宝莲改过的机会。

无奈之下,陈宝莲败走台湾,打算为自己彻底换一个战场。

03

就是这段时间,黄任中对陈宝莲展开了全方位的轰炸式追求。

黄任中对陈宝莲是舍得花钱的。

衣服一打一打的买,珠宝成套成套的送,无微不至的陪伴起左右。

陈宝莲开工累了便为她拍车,陈宝莲跟朋友去酒吧喝酒惹了麻烦便第一时间出面替她摆平。

黄任中说陈宝莲是他的“契女”,也就是干女儿,陈宝莲私下里也叫他爸爸。

这几乎可以解释陈宝莲对黄任中的所有痴迷和后续的一切癫狂行为。

陈宝莲和黄任中

幼年家庭的破裂和父母亲角色的缺失让陈宝莲一生都在追求亲情和爱情,在她事业和感情(与交往两年的男友莫少聪分手)都陷入低谷的时候,年长她近3旬的黄任中的出现,近乎添补了“爱人”和“父亲”的双重角色。

陈宝莲爱慕他、崇拜他、敬重他、依赖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后续黄任中决绝的同陈宝莲断绝关系,相当于亲手将陈宝莲推入了深渊。

所有人都觉得陈宝莲爱的是黄任中的钱,恐怕就连黄任中自己也这么觉得。

其实他送陈宝莲的名牌衣服和珠宝,陈宝莲都不喜欢。

直到她离世,那些名牌衣服还崭新的堆积在她曾经住过的公寓中,连标签都没有拆除。

刚到台湾的时候,陈宝莲也曾为事业努力过。

她知道自己要想在影视作品方面有大幅度的转型怕是很难了,于是想学叶玉卿曲线救国。

彻底转型做歌手,唱出些名堂也就有挑选角色的权利了。

那段时间她上电台、录节目,还拜访过台湾综艺节目大哥张菲。

当时曾有新闻报道过张菲曾追求过陈宝莲,一直到陈宝莲逝世,报道上都是这么写的。

但到了2010年前后,张菲突然反咬一口,说当年陈宝莲为了转型做歌手,对自己频送秋波。

陈宝莲为人仗义,她自己日子过的苦,却从不吝啬帮助别人。

但凡朋友的作品需要帮助,只要开了口,陈宝莲能帮就一定帮到位。

在台湾发展的时候恰逢侯孝贤在拍《海上花》,当时需要一个会说地道上海话的女生为片中的“沈小红”配音。

有朋友推荐了陈宝莲,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那时候她的精神状态还不错,配音工作进展的很顺利,侯孝贤导演非常满意,陈宝莲却坚持不肯要酬劳。

后来《三视》想找陈宝莲拍短片,侯孝贤执导《千禧曼波》的时候也想找陈宝莲饰演片中女主角舒淇的朋友。

可惜那时候陈宝莲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太好了,两次合作都没有谈成。

侯孝贤《海上花》剧照

陈宝莲太傻,太缺乏爱,也太渴望爱了。

正是因为这样,才把黄任中给予她的、那种像宠爱小猫小狗一样的“爱”视若珍宝,当她发现黄任中想把这份“爱”说回的时候,拼尽一切力量想要去挽回。

甚至不惜以折磨和摧毁自己为砝码,去获取黄任中的一点点可怜的“心疼”。

陈宝莲被黄任中赶出大宅后,试过用很多方式修复这段关系,最后甚至在黄任中大宅前脱衣仰药,但都未唤回黄任中。

一直到她死后,到她留下一句“宝莲临死仍爱他”的遗嘱死后,黄任中都未承认陈宝莲是他最宠的,也未提过陈宝莲是他最爱的。

只是草草说了一句,他们两人确实感情很深。

关于陈宝莲和黄任中是如何“分手”的,网络上的说法很多。

一说是当年张菲和陈宝莲的绯闻激怒了黄任中,另一说是黄任中发现陈宝莲吸食毒品,他虽然沉迷酒色,却无法忍受身边的人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于是将陈宝莲赶出大宅。

第二种说法的可信度稍高一些,陈宝莲死后黄任中接受过一次采访,他对陈宝莲的评价是“算是个好人”。

感叹陈宝莲教了太多酒肉朋友,又说她年龄太小,总是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酒肉朋友教的多,脑袋也不太清醒。

其实分手之前,黄任中也试图挽救陈宝莲,他给了她一大笔钱送她出国念书,想让她远离这批“酒肉朋友”。

但是陈宝莲只在日本呆了几个月就呆不下去了,又辗转去了加拿大,就这样兜兜转转的在不同国家间流转,直到最后把黄任中给自己的钱用光了。

和黄任中分手之后,陈宝莲频繁地因为“癫狂”的行为登上报纸头条。

在公众场所打人、买珠宝不给钱恶意伤人、跑到警察局大吵大闹、在机场神智失控,甚至还有过在国外打人而被判处监禁的新闻。

1998年,情绪失控的陈宝莲甚至直接在发布会上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划向自己的手腕,工作人员冲上台制止了她,发布会和采访被迫中断。

陈宝莲的一生,是一场早就被预告了结局的荒诞电影。

观众的传媒慢慢看着她从清高冷艳变成‘四大癫王’,一条一条的新闻、一部一部的电影都在为她的人生按下了快进键。

收到陈宝莲死讯的时候,黄任中正在吃饭,听罢沉默许久。

陈宝莲逝世后不到两年,黄任中也因病逝世。

据说他在分配遗产时将绝大部分珠宝留给了陈宝莲,弥留之际还不忘叮嘱身旁人。

“以前送她,她不要。可你们每一个人带的比她好看……”

也许死亡来临前,黄任中才终于想明白,陈宝莲爱的,一直都不是自己的钱。

陈宝莲逝世后,她的母亲主理了她的葬礼。

请来最有名的人为她化妆、光保安和工作人员就有50多人,所有的用品用的都是最好的。

在葬礼上,妈妈数次抚摸着陈宝莲冰冷的脸庞哭到抽搐。

人生的最后,陈宝莲也没得到她渴望已久的母爱和来自妈妈的关怀,它们在生命结束后到来了。

姗姗来迟,也不知陈宝莲知道了会不会开心。

当年说要认养陈宝莲儿子的人很多,包括黄任中。

但最后领养这个小朋友的人是和陈宝莲几乎没有交集的王菲的经纪人邱黎宽。

王菲出钱,邱黎宽出力。

小朋友现在已经长成大小伙啦,姓氏也该跟妈妈姓邱。

小伙子在爱里长大,陈宝莲看着也该开心的。

邱黎宽和儿子

大家还记得这位曾经“艳”绝香江的陈宝莲吗?

商家推广

相关文章

有料日报 免责声明
①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有料日报 无关,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③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有料日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有料日报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dahekeji#qq.com(#换为@)

Copyright © 2007-2020 有料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